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全网追更,从选秀节目开始!在线阅读 - 第10章 作者失联了

第10章 作者失联了

        “陈先生?”

        “陈先生,机场到了。”

        司机大声提醒道,自己在地下车库停稳车了,可后座那位男明星正抱着手机津津有味看着。

        陈锐被这声音吓得够呛,迅速扭头看向窗外,“这么快就到了啊?”

        他一个从来不看小说的人竟然完全沉浸在小说当中,并且脑补自己来出演主角胡八一是什么状况,代入感瞬间增强。

        当然,陈锐的历史知识也不太行,他甚至觉得这本书非常真实,作者肯定就是当年的那群人。

        小说还有十多章没看,陈锐就已经觉得自己好像淘到宝。

        “梦鱼这个作者名下只有《鬼吹灯》一本书,而且这本书好像也还没有上排行榜,应该是潜力股吧?”

        不是买不起其余小说版权,而是这本新人新作更有性价比!

        华国这边的影视项目有一半都依赖于改编跟翻拍,另外一半则是公司跟编剧们的原创项目。

        由于影视市场太过于庞大,对改编的需求量也很大,别说知名作者写的书了,就是刚刚起一个书名都被买走影视改编权。

        腾龙网这边也不例外,中层作者都能卖出版权,而且还有各种不同语言版本,赚得盆满钵满。

        陈锐他心脏怦怦加速跳动,从目前看到的内容,《鬼吹灯》很适合改编。

        自己手头资金跟资源有限,想要撬动一部影视作品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合适的项目就可以顺理成章实现转型。

        “趁它还没火起来的时候把它的改编权拿下,然后去找企鹅或者樱桃网这些平台进行制作,不知道多少钱能拿下改编权。”

        一部小说的影视版权主要可以分为动漫、电视剧、电影、网络剧、网络大电影、广播剧、短剧等方面,大火的作品都是分开,经常能看到同一部小说以不同影视改编形式出现。

        另外有些作品则是会把这些版权统称为影视版权卖出去,通常是一些不算特别火的作品。

        拆开卖不一定比打包卖的价格更高,主要还得看制作公司的诚意。

        有些作者为了保证作品的改编更有统一性,偶尔也会选择打包销售。

        陈锐最理想的做法就是拿下《鬼吹灯》的全影视版权,实在不行也要拿下网络剧这单项版权。

        因为网络剧的投资更小,审核更宽松,制作周期跟传播都更快一些。

        他虽然成名已久,可是跟公司签订的合约分成处于逐年递增状态,到现在合约要到期了才勉强达到五五分成,但人气相比起巅峰只有六七成。

        陈锐原本想通过读者群联系到作者,奈何《鬼吹灯》这边根本就没有读者交流群,大家都只能在书评区留言互动。

        “肯定是这个作者害怕被别人催更。”

        没办法,联系不到作者就只能通过网站官方途径,这样一来价格就要高得多。

        什么都不懂的作者很容易被拿捏,稀里糊涂就签订合约。

        网站这边有专门的版权部门负责,经验丰富又熟悉各项法律法规,不容易踩坑,对得起自己拿的那些分成。

        陈锐对这部小说是越看越喜欢,适合改编、有画面感的小说是稀缺货,非常抢手。

        自己如果不趁早拿下,后面可能会陷入到竞价当中。

        ……

        谢卫东坐在自己工位上收拾东西,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再看两篇小说、回答不同作者的疑惑就可以离开。

        这时候版权部门的同事通过内部邮件发来消息,自己签下来的新人作者梦鱼竟然被问价了!

        “刘哥,是哪家制作公司啊?”

        谢卫东从签约《鬼吹灯》开始就一直在跟读,也一直坚信这是部能让众多读者喜欢的作品。

        没想到小说还没爆红就已经有制作公司过来询问,算是坚定他的想法。

        版权部门的刘军回答说道:“不是传统意义的制作公司,而是陈锐个人工作室,他们发来函件询问《鬼吹灯》版权的事情,想要买影视全版权。”

        “陈锐,哪个陈锐?”谢卫东还真有些懵,不追星的人根本不认识这号人,又不是什么国民度超高的天王巨星。

        “前几年很火的男团成员吧,某个时期曾经算是顶流,现在想买影视版权估计是要准备转影视赛道了。你联系一下作者吧,看看他怎么说,我们跟那边慢慢接洽。”刘军很有经验,“到时候稍微透露点口风,说不定就会其余制作公司过来询价。”

        谢卫东恍惚间听女朋友说起过这个名字,有那么一点印象。

        “好,我先发消息给他吧。这个作者真的很稳,每天都是定时更新,成绩一直都在增加,故事写得很有味道。”

        “可以,让他不要断更,继续保持高质量更新,这样我们的可选择范围会更广一些。”

        谢卫东对梦鱼还是非常信任,这种一看就稳如老狗的更新绝非普通新人,多半就是某个咸鱼作者穿的马甲。

        下班稍微延迟点也情有可原,他找到聊天软件上面标注的梦鱼,将刚刚收到的消息传递过去。

        可对方现在是灰色头像,没有任何回应。

        “好吧,明天再看看他的回答吧。”

        反正手机能上网,可以通知对方这个喜讯。

        然而一天、两天时间过去,梦鱼的聊天头像依旧是灰暗状态,完全没有上线过。

        并且腾龙网那边作者后台那边能看到《鬼吹灯》的存稿正在日渐减少,眼看故事已经结束第一部分的冒险,开始转移到秦岭那边进行第二部分探索,新故事渐入佳境。

        网站的收藏订阅很好,外面还有影视公司在计划购买影视版权的节骨眼上,作者联系不到了!

        谢卫东找出签约资料上面的电话号码,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一定要接通啊,千万不能出事。”

        然而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提示音。

        “该不会出事了吧?”谢卫东担心的很,之前就曾经有网络小说作者猝死家中,他脑海中闪过一个个糟糕事情。

        联系不到对方真的很恐怖。

        这人究竟去哪里了?

        此时的王远刚刚结束主题曲艰难练习,他在没有退赛前还是服从节目组规划,跟f班其余九人一起学习舞蹈。

        在现场表演以及mv录制的时候都是对嘴,其实并不需要选手们真正唱跳,几乎都是假唱。

        他适应得其实还挺不错,甚至比一些真正选手更加认真。

        很多选手同样没有舞蹈功底,可是在练习的时候却花样百出,借此为搏镜头抢关注,为自己塑造“笨蛋帅哥”的人设,亦或者是走搞笑路线。

        “哎,去找个角落写书吧。”

        王远拿着节目组赞助商提供的笔记本电脑来到选手练习室的休息区域,他故意选择一个无人角落,然后快速将龙岭迷窟的内容写出来。

        其余选手都只当他不太合群,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就奇怪了。

        他不去找镜头,也不躺着摆烂,一直在电脑上面敲键盘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