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全网追更,从选秀节目开始!在线阅读 - 第8章 大逃杀正式开始!

第8章 大逃杀正式开始!

        “什么?第一次淘汰人要等两周时间?”

        王远听到这话眼睛都瞪大了几分。

        不是说七天就淘汰了吗?

        为什么要那么久?

        周恺一脸莫名其妙,“远哥你不知道赛制吗?我们等会儿就分班学习主题曲表演,然后根据主题曲表演再次分班,接着才是准备第一次公演舞台。如果算成是正片的话,应该在第四期才会录制播放首次淘汰环节。”

        “我以为等下就准备表演,然后表演完投票决定去留。”

        王远发现自己大意了。

        自己连赛制都没弄清楚就被赶鸭子上架,第一周只是录主题曲,再差都不会被淘汰,每个人都能在主题曲表演上面露面,争的只是站位而已。

        他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

        之前事发突然,被其余事情塞满,没时间想这些。

        而担任灯光师助理的时候更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恨不得节目录制越久越好,免得工作找起来困难。

        工作方面不太担心,主要担心的就是小说方面。

        他特意存了七天的更新,全都已经定好时间发布,这要是过些天自己没有及时更新的话,那读者们肯定会有意见。

        网络小说发展到今天基本都是日更,一周不更新的话,活跃度跟订阅都会大幅度下跌。

        王远觉得自己这次选择就有些丢了西瓜捡芝麻。

        得不偿失!

        懊悔的心情迅速蔓延。

        可事已至此,他没办法去改变过去,只能选择亡羊补牢,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逆转局面。

        遇到问题迅速解决问题,抱怨根本没有帮助。

        “首先我应该能在拍摄录制的间隙寻找时间码字,问题就在于能不能将存稿传上去。”

        王远知道节目组的规定是把手机收缴,不允许选手跟外界接触。

        想法很美妙,但效果嘛估计就很一般。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选手们只是缴纳一部手机,他们不少人应该都有备用手机藏着,甚至工作人员以及路上的那些粉丝跟媒体们也会透露相关状况。

        完全与世隔绝只在想象中。

        问题在于王远没有备用手机,而且别人也不会把手机借出来。

        “没人的时候去找孙哥帮忙?”王远眼睛一亮,这好像可行。

        又或者去工作人员的办公区域,那边有不少电脑都联网的。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真不想断更。

        当然,还有更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去找李曼跟徐文浩。这俩人把自己哄进来,说的是7天时间,那就得负责到底。

        他真想搂着对方肩膀说句:“这位朋友,你也不想自己喜欢的小说断更吧?”

        就在王远头脑风暴时,所有选手评级都已经出来。

        其中a班11人,b班26人,c班27人,d班27人,他所在的f班人数最少只有10人。

        成团位只有11个,它所获得的关注度当然最高,人人都想挤到前面去。

        可这种101系选秀节目并不是实力越强就一定能出道,而是需要粉丝们努力投票,变成一种大逃杀。

        每一次公开演出都会淘汰大量选手,只有一轮又一轮晋级,并且在总决赛当晚进入到前十一位才算出道。

        其余90人都会陆陆续续被淘汰,成为垫脚石。

        尽管选手们都已经知道赛制,但是这么多人汇聚在一起后压力就更加清晰,是朋友是队友也是敌人。

        王远面无表情看着周围一惊一乍的选手们,他只求自己早点淘汰,甚至这一刻就萌生了要退赛的想法。

        因为节目发起人陈锐公布了比赛的第一个任务,那就是主题曲挑战!

        “不是吧?”

        他除了幼儿园参与过文艺汇报演出外,其余时候都是在台下充当啦啦队。

        舞蹈需要长期练习,一朝一夕根本无法速成。

        偏偏选手们兴奋异常,因为唱跳是他们最拿手的能力。

        第一阶段的录制在这时候就落下帷幕,选手们退场不会有镜头,会直接录制大家到宿舍的场景。

        其余人三三俩俩离开,王远没有离开,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徐文浩以及节目制作团队聊,弄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行。

        摄像机全部都收起来,里面录制的内容会第一时间送去剪辑然后进行后期制作,尽可能赶时间放出来。

        樱桃网那边也在做选秀,双方谁先发出来谁就能获得第一批流量以及关注。

        当王远来到工作人员这边时,各个忙碌身影都扭头看向他。

        “王远,你这评书讲得可以啊,刚刚我搜了一下,没找到其余人讲,怎么回事呀?”

        “你不去选手宿舍,到我们这边干嘛,要帮我们干活吗?”

        “可以啊,这波卖相还真像说书人。”

        “以后你就去开直播间说书吧,我觉得应该算是个不错的路子。”

        大家嘻嘻哈哈跟他打着招呼,即便很多都是陌生人。

        王远摇摇头,“主播太累了,我做不来那个。你们知道徐助理在哪里吗?我找他有点事。”

        在追忆文化这边徐助理就是特指徐文浩,大家都不会认错。

        “在那边。”

        “谢谢沈姐。”

        他按照指示穿过乱糟糟的后台工作人员区域找到正主,对方脸上有些惊讶。

        徐文浩瞪大双眼,“你怎么到工作人员区域这边来了,你现在不能来这边,影响不太好。”

        王远没有浪费口水,直接了当询问道:“之前你们这份工作只需要七天,但我看赛制是两周后才淘汰,这好像有些不对劲。”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就是多七天吗?你在里面休息,然后有双份工资拿,这不挺好。”徐文浩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在外人看来,参加选秀节目能有多累?

        然而王远直接拒绝:“要学主题曲,还要参加各种费力巴拉的活动,接着还有第一次公演内容要学习。”

        从零开始学习舞蹈跟声乐,既摧残喉咙,又摧残身体四肢,甚至还会带来严重精神压力跟自我怀疑。

        徐文浩也知道情况很麻烦,但该走的流程总要有吧。

        他安慰并且劝说道:“你再坚持坚持,第一轮公演结束就可以了,我帮你去找李总争取点额外的劳务费跟商务费。而且悄悄给你透露下,你讲评书的那段内容会被放在正片加更版当中,说不定就要火了。”

        “你退赛的话就没机会了啊!”

        普通学员被这么一通画饼般的忽悠很容易找不着北。

        然而王远却并不觉得自己那段表演会被剪出来,退一万步讲,就算剪出来了会有人看吗?

        评书这种艺术形式都已经快要灭绝了。

        “真不行,必须商量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让我可以顺利退赛。”

        “行行行,你先回去接着录制,我来想办法,看看究竟怎么办才好。”徐文浩只想先把这人哄住,拖字诀用起来。

        其余选手是为了成名,哪怕绝大部分选手不能出道,他们也会凭借在节目里表现有曝光度,所以拿捏起来容易。

        偏偏王远这边对成名没有多大渴望,跟公司签订的雇佣合同范畴没有包含舞台表演一条。

        “你知道的,我没有权力拍板决定,必须要去请示李总才能给你答复。”

        这的确是实话。

        王远也知道必须好好协商才行,自己能做的就是把姿态先摆出来,否则就会被狠狠拿捏。

        天上果然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就算有,里面肯定也藏有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