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全网追更,从选秀节目开始!在线阅读 - 第7章 津津有味

第7章 津津有味

        “盗墓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写文绘画谱曲绣花的艺术,它是一门破坏的技术。”

        “大家都知道古代达官贵人们在修建墓穴的时候都会选择风水宝地,并且修建大量机关暗器,比如巨石、流沙、毒箭、毒虫。越是接近现代,越发注重防盗墓。”

        “沧海桑田,当下最麻烦的不是如何打开墓地,而是寻找深藏在地下、山腹中的古墓。有人使用特殊探索工具,有人通过古代文献里的线索按图索骥,另外还有极少数人通过秘术来解读山河走向,今天要讲的就是最后一类。”

        “话说在军阀割据时期,胡家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地主,可以说是家缠万贯。”

        “可老话说富不过三,再多家产也挡不住纨绔子弟挥霍。”

        王远站在舞台上,面前摆放着麦克风,自己说话中气十足,用普通话开始讲诉胡八一爷爷的故事,他先通过引子将底下听众们注意力吸引住,随后又才有条不紊接着讲起来。

        “到了胡国华这一辈就已经开始衰落,分家之后的胡国华因为从小锦衣玉食,不学无术,可以说是五毒俱全,最后甚至还染上烟瘾,彻底穷疯了。”

        “为了能从舅舅那边骗钱买大/烟,胡国华竟然谎称自己要娶媳妇儿让舅舅凑钱。可他这情况,哪会有女人看得上啊,只能请扎纸人纸马的师傅做了个惟妙惟肖的纸女人…”

        底下的导师、选手以及工作人员们都听得入神,完全被代入到故事情节中。

        伴随着王远娓娓道来的声音,他们隐隐约约都猜到纸人可能会出问题。

        果不其然,纸扎的女人竟然活过来,并且还能说话!

        “我就知道是这样。”

        “纸人变成活人,有点恐怖。”

        “有意思有意思。”

        “这胡国华还挺有趣,看来还是更惜命。”

        选手们听得津津有味,三三俩俩凑在一起低声嘀咕,给出实时点评。

        三分钟时间早就过了,王远之前构思的情节也说完,但总有些意犹未尽,反正没人开口让自己结束,他就狠下心再讲了几分钟,愣是将胡国华被女鬼掏心、被孙先生所救并收徒的故事讲完。

        这部分不讲完的话总有些如鲠在喉。

        当他啪一下将折扇收起,并且开口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王远没有在这次表演里面提到《鬼吹灯》的真正主角胡八一,因为会破坏表演的完整性。

        眼前讲述的故事就是胡国华获得《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的完整过程,有头有尾。

        如果真有人去看《鬼吹灯》的话,就会发现主角其实并不是胡国华,而是他的孙子胡八一。

        目前所有人里面只有徐文浩知道故事剧情。

        热烈掌声噼里啪啦响起。

        王远看着台下选手们激动、兴奋的脸孔,一时间分不出他们是真的喜欢还是在伪装。如果以后在拍戏时能贡献出这种演技,应该也没人会骂他们才对。

        发起人兼主持人陈锐开始控场,他赞叹道:“很曲折的故事,纸人、鼠友都很很有趣。可惜时间有限,不能让你把整个故事都说出来。”

        程清秋用手拂去垂落在眼前的发丝,同样夸赞说道:“表演形式在选秀舞台上面很新颖,或许评书会在新时代绽放出生命力。”

        “不过我们要选择的是组合,需要足够唱跳实力。”程清秋话锋一转,“你有这方面的才能展示吗?”

        她很给面子,很多选手根本就没有第二次表演的机会。

        只有一些有特色的种子选手才会被cue。

        王远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暂时还没有这方面才能。”

        其余选手在底下郁闷得要死。

        自己想要加试都不可能,结果这货却白白放过机会,天理何在!

        王远心里依旧有些忐忑,掌心汗水冒出来,只是面上依旧表现自如。

        导师们颇为遗憾,台上的选手长相不俗,看得出来也不像是草包,但没有基础技能真的不太行,会拖累整个团体。

        发起人陈锐综合导师们意见之后给出了答案:“经过商议,你的综合评级是f,练习生的基础技能还是要好好学习,希望你在主题曲舞台跟第一次公演上面有出色表现。”

        拿到f评价很正常,王远早有心理准备,他微微弯腰谢过众多导师之后就回到原座。

        路上选手们都朝他祝贺,并且询问图书相关事情,他们很多人甚至都已经想好要怎么在比赛期间打发时间。

        “远哥远哥,你这评书讲得真不错。”

        “《鬼吹灯》是一本小说吗?你要是带进来的话,能借我看看吗?”

        “可惜还没说到书名的由来,这名字听着就很有意思,鬼还会把灯吹熄灭?怎么回事?”

        “远哥远哥,后面的故事你能讲给我们听吗?”

        或许是王远穿的这身长衫自然带有增加年纪效果,无论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都称呼他为远哥。

        其中好几个甚至还问到了鬼吹灯名字的由来。

        他没有隐藏什么,大大方方解释说道:“这本小说还没连载完呢,等你们出去之后可能会更新得差不多吧。在小说里有人点烛、鬼吹灯,鸡鸣灯灭不摸金的说法,大概意思就是盗墓时候在墓室里面点一盏灯,如果灯灭了就证明有危险,需要立刻出去。”

        原本以为评书的形式可能不受欢迎,没想到在选手里面人气还挺高。

        一方面年轻男孩们本身就喜欢恐怖、灵异方面的故事,另外一方面恐怕是察觉到王远对他们毫无威胁可言。

        当然,王远也不期待他们真的能成为读者,毕竟没有手机的情况下看不到,过几个月出去之后又是花花世界,完全记不住初舞台上面一部小说的名字。

        “就这样吧,后面还有六天时间安安心心摸鱼就行。”

        他整个人仿佛卸下担子,变得轻松许多。

        这边还有选手在继续表演,那边围观初舞台拍摄的众人们表情各异。

        总制片兼公司老总里曼亲自压阵,她在监控器后面看到王远的表演,意外极了。

        “随便选的一个人居然还有这种才艺,咱们公司真是藏龙卧虎啊!”

        助理徐文浩是唯一那个知晓大概内容的。

        他是真没想到王远能将主角爷爷的故事都讲得这么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不过当着领导的面当然要夸领导:“还得是李总您慧眼如炬,一眼就发现他的潜力。”

        “我最开始以为要把他这段全部剪掉,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意思,到时候你们研究研究,放在正片里面还是加更版里。”

        如今大家都在强调个性化以及国风、传统文化。

        放着这么好的评书表演不播出,那岂不是浪费。

        总导演想了想,说道:“时间超出限制了,正片肯定不行,就放在加更里面吧。”

        李文浩听到这话,突然觉得王远想下班好像不太现实,说不定得被迫多上两周班。

        此刻他并不知道王远是《鬼吹灯》作者的身份,还在为对方加班而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