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全网追更,从选秀节目开始!在线阅读 - 第6章 自卖自夸

第6章 自卖自夸

        舞台上,《偶像的诞生》节目发起人陈锐正在给101位选手们讲诉自己的过往以及对他们的期许。

        作为曾经男子天团的队长,组合解散单飞之后又红了五年,陈锐的确能称得上是一代偶像。明明只是比底下选手们大七八岁,却像是早了好几个时代的前辈。

        台下评委座位上,四位人气颇高的导师齐聚一堂。

        企鹅视频财大气粗,愣是将人气与实力兼备的明星们招募过来,并且接下来每次公演都有大咖担任飞行嘉宾。

        王远吸收了原身的记忆,但依旧对娱乐圈的这些明星们不是很熟悉,可在陈锐的介绍以及周围选手们兴奋尖叫、鼓掌中就能看出的确不一般。

        声乐导师萧庭云刚刚结束为期两年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上张专辑首周大卖50万张登顶排行榜冠军,是名副其实的天王级歌手。

        另外一名声乐导师程清秋是眼下当红女团的主唱,团队经验相当丰富,外面很多粉丝都是冲着她在应援,比谁人气都高。

        另外两名舞蹈导师谢超跟梁斌都各有来头,各种舞蹈都擅长,随手秀一小段就精彩万分。

        当然,选秀肯定还是要看选手们表演。

        要是看点都在导师身上的话,那这个节目离糊就不远。

        这一部分录制得差不多后,现场导演立即遥控指挥:“各位选手请抓紧时间前往后台进行化妆,我们的初舞台评级表演等会儿就开始。”

        正片播放出来好像选手们刚刚落座就开始表演,实际上却需要中间暂停录制,进行表演前的准备。

        王远跟随大流站起身,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预订的长衫到了没。

        刚刚座位旁边的周凯已经兴奋不已,“等会儿你就看我炸翻全场吧!”

        “所以你是演一颗炸.弹吗?”

        王远反问道。

        “不,我准备了两个表演,一个是原创rap,另外一个是街舞。”周凯故意在镜头前面做了一套哟哟切可闹的动作,一副全宇宙我最帅的表情。

        他显然很清楚选秀综艺的套路,只有夸张才能脱颖而出。

        王远跟随着人群进入后台,化妆椅是按照他们最初入场时顺序摆放,可以迅速找到自己位置。

        每个化妆台上都摆放着琳琅满目化妆品,而在椅子后面则悬挂着各自表演服以及相关配饰、道具。

        101个人瞬间让后台变成了菜市场般嘈杂。

        王远穿过人山人海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化妆师已经等候多时,而后面衣架上竟然挂着三套灰色长衫。

        “帅哥,我们之前没有彩排定妆配合过,你对自己妆容有什么要求吗?”女化妆师一只手拿着刷子,另外一只手叉在腰间,现在双方没有磨合时间,只能立即开始。

        “不需要化妆吧?我不唱歌也不跳舞,站在台上讲评书而已。”

        化妆师显然提前知道他的表演形式,但仍然建议说道:“随便化点吧,毕竟我收了钱,总不能什么都没做。”

        大家都是打工人,要互相体谅。

        王远见状只好答应:“那你稍微弄点吧,不要弄得花里胡哨。”

        “我懂我懂,就给你上个阴影,然后把眉毛弄一下,看起来更帅。”

        旁边的两位练习生正闭眼让化妆师往脸上化底妆,整个人刷得皮肤都白了一度,看上去有些类似吸血鬼的效果。

        王远的化妆师就拿个刷子,什么都没沾,在他脸上使劲儿刷来刷去磨洋工。

        主要大家都在忙碌,一个人停手有些不好意思。

        “你等会儿表演就穿这身衣服啊?会不会太素了,别人都是什么皮衣铆钉、衬衫搭配好。你那套衣服穿上去就大几岁,像是公园里面打太极的。”

        有公司的练习生肯定不用担心服装问题,旁边俩个人练习生也都是自己斥巨资购买的演出服,有的走炫酷狂拽路线,有的则是走卖萌耍宝路线。

        王远解释说道:“说书就要穿这身衣服才那味儿,换身别的衣服就没感觉了。”

        化妆师继续假装忙碌,“这还是我第一次在选秀舞台上面看见说书的,有点古老。”

        选秀初舞台就是一个展现自我的地方,运气好能直接吸引粉丝百万,但大多数人在唱歌、跳舞不太擅长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吸引关注,寻找与众不同。

        比如表演杂技、表演京剧、表演传统乐器。

        她以为王远也是那种人。

        追星族们说得好听,大家都觉得应该弘扬传统文化,但是在投票的时候会果断选择长相最帅气的、唱得最好听的、跳得最好看的。

        王远觉得自己就算排名倒数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不在网络活动,没人知道自己曾经垫底。

        自己就是一写书的,懂什么爱豆、偶像啊!

        这时候他开始默默怀疑起自己的决定,自己写书的马甲一定要捂好,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

        “还好当初上传《鬼吹灯》用的是梦鱼这个笔名,不怕被人联系起来。”

        庄周梦蝶他梦鱼,这个瓷碰得有点远。

        原本王远是打算用真名上传小说的,免得以后遇到类似敬汉卿那样的状况,后来还是跟随大流选择笔名。

        当有选手率先化完妆后,王远这边也顺势完成,主打一个绝不冒头。

        “好了好了,你去换衣服吧。等会儿表演加油!”

        “终于完成了,你化妆手艺不错。”王远礼貌性夸赞两句,哪怕自己脸上看起来基本没什么变化。

        此时的选手们都已经陷入到最后癫狂之中,嘴里嘟哝念叨着自己的歌词,生怕上台时忘记。还有人在狭小空地上来回比划自己的舞蹈动作,临时组建的小队成员们凑在一起互相加油。

        王远换完长衫后手拿折扇走出更衣区域,他对自己的扮相还挺满意,这应该是最帅说书人了吧!

        “选手们请注意,妆发弄好的请去演播厅入座,没弄好的抓紧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开始录制。”

        现场工作人员连声催促,如果任由选手们浪费时间,那初舞台表演不知道要从什么时候才开始录制。

        演播厅内有些闷热,通风条件不好就算了,各种灯光炙烤以及设备运转,喜欢流汗的人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汗流浃背。

        好在王远自备折扇,率先入座。

        周围选手们都是清一色的表演服装,他独自一人有些格格不入。

        “额,你就这样上台表演吗?”庄云觉得一言难尽,“会不会太素了点?”

        与此同时,庄云在心里松口气,又少了位竞争者。

        王远扇扇风回答说道:“就这样了,主打就是一个与众不同。”

        其余选手都觉得他是在标新立异,心里难免会有些鄙视,认为他是要哗众取宠。

        对此王远心知肚明,可也并没有解释什么,费那些口舌还不如安安静静想想接下来的事情。

        “七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他认真盘算起来,自己这几天如果摸鱼得当,那应该能攒下不少稿子,到时候出去连续爆发几天争取拉拉人气。

        等字数多了再冲榜,应该会有更多人看见。

        他现在状态仿佛神魂离体,只是机械地跟着周围人一起鼓掌,完全都没注意到舞台上的表演,反而凭借超强记忆力在脑海中重新阅读之前看过的小说。

        经典小说哪怕再看一次都还是觉得精彩。

        很快,现场导演就喊到他的名字跟序号,前面的选手们从a班到f班应有尽有。

        王远用手撩起长衫底部,然后快速往舞台走去,整个人迅速回神。

        当他站在舞台上面时,内心其实很紧张,就是单纯因为人多、摄像机多。

        主持人跟四名导师坐在舞台最前方,后面则是金字塔造型的一百位选手,另外工作人员在各个隐蔽角落工作。

        “各位导师好,我叫王远,是一名个人练习生。今天我代表的初舞台表演是小说《鬼吹灯》的评书选段。”

        从王远站上去那一刻起,底下的选手们就止不住交头接耳,他们不懂这是什么操作。

        而听到自报家门的表演内容后,他们更是震惊跟兴奋,颇有种起哄的架势。

        “评书吗?”

        “难怪他这身衣服。”

        “第一次看见有人在选秀节目表演评书,有意思。”

        “刚刚他说什么名字来着,鬼吹灯?”

        “不是吧,不是吧?灵异故事吗?”

        “我超喜欢听鬼故事诶,以前读书时候熄灯了就跟室友们一起听。”

        导师们其实先前看资料的时候都有些疑惑,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很期待眼前这个大胆节目能有怎样表现。

        事实上这世界的节目尺度都挺宽松的,只是人们思维惯性,觉得灵异跟选秀风马牛不相及。练习生们就算喜欢听鬼故事、看灵异小说都不敢说出来,因为这种爱好不够高大上,太接地气了!

        女导师程清秋拿着麦克风鼓励道:“你这造型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爷爷去茶馆听说书的时候,《鬼吹灯》倒是没听过,新出的吗?”

        她态度很敬业,尽可能给选手们更多表现机会,这样一问一答就镜头多点。

        明明也才二十出头,程清秋却已经是导师般的长辈角色。

        导师们只知道王远是在最后关头补进来的,并不知道他其实什么都不会,是节目组工作人员。

        另外一名导师萧庭云也开口说道:“评书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很久没看到了,以前电视上、广播里都有放。你这种年轻人能传承艺术挺不容易,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陌生的剧目,而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呢?”

        王远调整语言,回答道:“评书的历史很悠久,但说来说去都是隋唐演义、水浒传、三国演义、三侠五义,创新比较少。所以我就想找点当下年轻人喜欢的内容,争取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这本《鬼吹灯》题材挺新颖,它其实是一本盗墓探险类的小说。”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他就是想帮小说宣传宣传,多点读者,多挣点稿费,早日还清欠大伯的债。

        “我还以为是你自己写的书呢,这么费劲帮忙宣传。”程清秋调侃道,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开始你的表演吧。”

        “来吧,让我们听听新时代的评书什么样。”

        听到这话,王远心里一惊,还以为自己马甲暴露,下次就说是朋友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