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女尊世界的星际男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异常

第一百零一章 异常

        “喏,黎姐姐,这是之前你说要处理的文件,都给你搬过来啦。”

        希尔将捧着的一堆文件放到黎江面前,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汗,眼神有些飘忽的问道:“黎姐姐,你是不是惹苏涵生气了?我昨天从薇纾那里看到你和黎江了。”

        黎江端起茶杯,在希尔的注视下慢饮一口平静道:“没事了,我会处理好跟苏涵之间的关系。”

        “倒是你。”黎江放下茶杯看向希尔道:“你跟薇纾之间要稍微注意一点,我不是不支持你们,但你看看你眼睛周围的黑眼圈都多深了。”

        “我这不是喜欢她嘛~”希尔扶了扶眼镜,略有些羞涩的垂下头道。

        黎江叹了口气道:“喜欢是喜欢,但你也要节制啊。而且,女生跟女生之间是没法缓解异能失调的,倒时候你怎么办?”

        “黎姐姐,你是不是因为不能跟苏涵那个,所以才说我跟薇纾啊?”希尔眨巴着眼睛笑道。

        黎江抬眸看向希尔,希尔双手举过头顶,装作投降道:“我错了,黎姐姐不能跟苏涵那个一定是心疼他。”

        黎江看着希尔这幅样子,不由得笑了笑,顺势捏了捏希尔的脸道:“你呀你,还是注意休息的好。”

        “知道啦~”希尔蹭了蹭黎江的手笑着道。

        终于有机会好好唠唠的姐妹两人聊了一段时间,看着希尔离去的背影,黎江摇头笑了笑,脑海里不由得回忆起那时在孤儿院里的场景,那时的自己也还很稚嫩…

        黎江端起茶杯又饮一口,静下心来开始处理起面前厚厚的文件,可看着看着黎江的眉头突然皱起,黎江将手中的笔放下,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静谧的房间内此时只有轻微的嗡鸣声,突然,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房间内没有反应,又是两声敲门声响起,房间内依旧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黎江刚进房间就感觉不对劲,以往这时苏涵早就已经起来看书了。

        虽然现在不到8点,但长期观察苏涵的黎江可以肯定,以小苏涵的作息这时肯定是起来了,加上昨天苏涵昨天睡的不算晚,不可能起晚这一点……黎江看向还躺在床上闭目的苏涵。

        海洋,无边湛蓝的海洋,平静而又清澈,它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将天上的月亮倒映水中。而在天空与海洋的中间,有着一个浅蓝色的圆台,上面是一个少年熟睡的身影,少年眉眼舒展,这一片天地一切似乎都格外的美好。

        可一道缠绕着不详的枷锁突然出现,将这一片天地给围禁,伴随着这道枷锁的出现,少年的眉头微微皱起,一个闪烁着诡异气息的巨大符号出现圆台附近,将少年笼罩。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直皎洁的月亮此时染上了一丝深红,随后,一点深红迅速从中心将月亮覆盖,这种深红中带着一抹血色,让此时的天空变得怪异起来。

        如同传染了一般,原本明亮且又清澈的满天群星突然盖上一层血色的朦胧,一时间天空都被染红。

        血月照亮海洋,将这片天地印上红色,那先前突然出现的枷锁此时似乎也在被其改变着,可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枷锁就像活过来了一般开始扭曲。

        与之对应的,那笼罩着圆台的巨大符号开始猛的收缩,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就在巨大符号快要触碰到少年的最后一刻,一声嘶哑的叫声响起。

        “嘎……”

        砰的一声,少年周围的诡异符号猛的爆开,化作大片细微的光粒掉进海面,一只血色的羽毛缓缓飘落在少年的手中,却又如春雪般缓缓消散,仿佛从未有过一样。

        天空中的血色渐渐消退,深红的色彩从这片天地中聚集,最后消失不见,只有圆台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一颗树苗可以证明刚刚发生过什么。

        天地间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就在这时,先前叫声响起时一动不动的枷锁突然朝着圆台扭动着就飞了过去,就在它经过海面时,一团漆黑的物质猛的将其缠绕,不顾它的挣扎一把将其拉入黑暗之中。

        终于,这片天地重新回归平静,少年眉宇间的苦痛褪去,逐渐变得平静舒展,仿佛变得放松下来了一样。

        皎洁的月光下,少年沉睡着,像是梦到什么好吃的一样,嫩而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合,却又像是在说什么,最后,也只是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苏…涵……苏涵,苏涵。”

        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在苏涵的脑海里微微回荡,伴随着一阵阵晃动,苏涵睁开了眼。

        “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涵眨了眨眼睛,眸子里的迷茫散去,苏涵缓缓坐起身,看向身旁的黎江。

        见苏涵有些迷茫,黎江又问了一遍道:“你有没有感觉身上哪里不舒服?”

        苏涵摇了摇,像是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黎江突然这么问,见黎江有些担心的样子,苏涵也就不在意之前的事情,打开终端,在悬浮窗上写下“怎么啦?”

        观察着苏涵确实没什么事的黎江松了口气道:“没事,就是刚刚感觉到你身上有一股很混乱的波动,有些担心。”

        苏涵没有注意到黎江话里的直接表示关心,反而开始回想,他总觉得刚刚确实经历了什么,却又感觉像是一场奇怪的梦境,回忆不起来。

        “我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的内容我回忆不起来,我只记得……梦中有一只乌鸦在叫。”

        “乌鸦?乌鸦……”黎江皱了皱眉,如果只有一个乌鸦的话倒也分析不出什么,但刚刚黎江接近苏涵后感知到的波动太过混乱,这又让黎江不得不细细思考着与乌鸦有关的东西。

        黎江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后并没有想到什么,但好在苏涵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事,这让黎江悬起的心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