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在古代养儿防老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月入五百两

第八章 月入五百两

        酒足饭饱后。

        又休息了一会。

        张彦祖本来打算下午就回去,不在这边过夜。

        奈何岳父岳母以及三个大舅哥,都要求在这里过一夜,明天早上再走,会安排苏勇送他们到家为止。

        张彦祖拗不过他们,只能答应在苏家住一晚,睡在了苏蓉儿原本住的那间厢房。

        当天下午,张彦祖弄了一些木料,让人借了套木匠工具过来,花了点时间,做了套水力锻锤的微缩模型出来,使之更加一目了然,后面苏家要做水力锻锤,都不需要请张彦祖过来,仿照着这套模型,等比例的放大就行,随便找个有点水平的木匠师傅,都能完成。

        最难的反而是如何说服大部分的村里人,同意他们阻断河流,利用水能。

        此外需要投入的资金,肯定在百两以上,至少等于丈人家一年的收入,属于一笔巨款,张彦祖又表示如果钱不够的话,他可以借点出来,三五十两没问题。

        “不用不用,这点钱我们家还是拿的出来的,无需找你借钱。”

        苏老生连连摇头拒绝,觉得老脸有点挂不住,毕竟之前的彩礼,已经收了张彦祖家六十两,怎好意思再问他借钱,这传出去脸还往哪搁?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收那么高的彩礼了,碰到这么好的女婿,根本就不能要彩礼,嫁妆反而得多给点。

        懊悔,现在苏老生每每想到这事,心里就十分懊悔,但又不能把彩礼退回,这会显得为人势利,哎,他觉得自己之前下了步臭棋,没有好好的了解这位女婿,现在只能希望,这位女婿心里,千万不要有什么芥蒂。

        张彦祖不会想到,他的老丈人会有那么多的心理活动,不过他觉得妻子的娘家这里挺不错的,非常热闹,三位大舅哥都有子女,加起来有七八个小孩,叽叽喳喳的,虽然吵的人耳朵疼,但这种子孙满堂的家庭氛围,还是非常不错的。

        对比自己家较为冷清的情况,以及父母每日的唠叨催促,张彦祖觉得,自己确实要加把劲,让家里变的更加热闹起来。

        ……

        上午。

        张家村。

        张彦祖带着妻子苏蓉儿,是双双的把家还了。

        苏勇不仅送了一路,还帮忙把独轮车推了回来,车上则堆满了娘家送的特产和回礼,价值也不低。

        而二十多里的路走下来,苏勇一次都没停下休息过,汗都没怎么流,只觉得轻松至极,张彦祖感慨他的体力强悍,不愧是打铁的,苏勇则说不是他体力好,是这辆独轮车的设计太好了,推起来特别省力,得知这车子是张彦祖亲手做出来的后,又是大为惊讶,又一次刮目相看。

        送二人到家后。

        苏勇马上就回去了,中午饭都不留在这里吃,喊都喊不住,让苏蓉儿埋怨了好一阵。

        接下来的时间。

        生活走上了一个正轨。

        雪盐的生意也稳定了下来,虽然售价有些贵,但每天百斤的产量,刚好能满足兰阳县高端市场的需求,还能卖出少量到外地,在高端消费者群体中,已经打响了一定的名气,不少地方的上流阶层,刮起了一阵‘吃雪盐、更健康’的风潮,奈何雪盐稀少,难以买到,让不少人装逼成功。

        而对张彦祖个人而言。

        他最关心的事情,是每日的收入和利润如何,以及能不能及时进账,另外则是尽量保持神秘和低调,绝不暴露自己是雪盐供应者的身份,闷声发大财,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曝光,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毕竟在大家都是差不多贫穷的村子里,某家突然暴富了,简直无异于在漆黑的夜里,燃放了一颗原子弹,不被关注和讨论是不可能的,进而带来无数的麻烦。

        好在张彦祖为人谨慎,目前还没出过什么问题。

        至于别的穿越到古代的主角,遭遇各种奇葩反派,发生各类装逼打脸的事情,目前为止,张彦祖也没遇到过,因为真正的古代社会,虽说贫穷,虽然生产力低,但并不是过度的内卷,没必要不择手段的去竞争和生存,只要四肢健全,有把子力气,生存还是不难的,且民风大多憨厚朴实,油滑奸险之人多在城里,乡下没有太多的村霸恶人。

        尤其张家村这种大部分男丁,都属于同一脉的宗族村落,村里人都是互帮互助惯了,遇到什么事情,喊一声就有人过来帮忙,不帮都不行,承担不了名声坏了的代价。

        ……

        很快。

        二月二十八日。

        这个月的月底。

        兰阳县城,白家公馆,三楼的一间茶室内。

        “张公子,这是这次应该给你结算的货款,一共是105两银子,公子你清点一下。”丫鬟云秋把一个托盘放到他的面前道,托盘上整齐码放着多枚银锭。

        “好,谢了。”

        张彦祖点头,没怎么清点,就把这些银子,倒进一个小布袋中,发出叮叮的脆响。

        而这些银子,是他五天内供应的雪盐价格,扣除全部成本后,结余下来的净利润,即五天就赚了上百两——之所以五天结算一次,原因是每天都结算太麻烦了,白寡妇想省点事,经商量后就改成了五天。

        “张公子,现在雪盐已经打开市场,有了一定名气,不知道从下月开始,供应量能不能增加到每天150斤,甚至200斤?”坐在旁边的白锦秀,抿了口茶后,媚眼看向男人问道。

        张彦祖想了想,摇头道:“增加不了,只有每日百斤,这就是极限了。”

        “为什么不能增加,现在公子你的利润,是月入五百两,若是产量再翻一倍,岂不是月入千两,张公子你不想多赚钱么?”

        白锦秀不解的问。

        “多赚钱当然想,不过以我目前的能力,只能守住这月入五百两的财富,如果再多,就会带来风险,甚至杀身之祸,我还不想进入某些大人物的视线中。”张彦祖道。

        白锦秀惊讶的看着他,清醒,这年轻人太清醒了,甚至比自己还理智和清醒,居然能克制住对钱财的贪婪,能做到适合可止,做到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简单。

        这小子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发展和沉淀,未来定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

        就连身旁的丫鬟云秋,都满眼异彩的看着他,也看出了这个男人的不凡。

        良久,白锦秀只得道:“公子你太过稳健了,产量再提升些许,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行了,你不必劝了,我心里有数,后面若时机合适,雪盐产量会有改变的,你若是面临供不应求的压力,提高价格就是了,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张彦祖道。

        “好吧,那就只能涨价了。”

        白锦秀点头:“对了,时间还早,在这吃过午饭再走吧,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好酒好菜。”

        见张彦祖站起身要走的样子,她当即发起挽留。

        “不不了,再在你这吃饭,我肚里的那点生意经存货,全都要被你给掏空了,都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

        原来此前张彦祖每次把精盐送到福云记仓库后,白锦秀都会让人准备丰盛的酒菜,留他下来吃个饭,盛情难却之下,张彦祖只得同意,谁知几杯酒下肚,被女人几句吹捧,他就忍不住把一些现代商业管理的方法给说了出来。

        比如‘每日特惠商品’‘买一送一’‘会员充值优惠’‘送货到家’等服务理念,这些在现代社会,都是一层窗户纸的概念,但在古代社会,就是杀手锏级的妙招,能带来降维打击的效果。

        白锦秀全部采纳了他的这些妙计,效果立竿见影,现在的福云记商号,已经隐隐有了兰阳县第一商号的发展势头。

        张彦祖则害怕再来几杯水酒下肚,他连‘大型百货超市’的经营概念都要说出来了,那可就要完蛋了,损失将难以想象,所以不能再在这里吃饭了。

        “张公子,只是吃个饭而已,何必如此害怕?再说饭菜都已做好,马上端过来了,你不吃可就太浪费了。”

        “浪费就浪费吧,我是真不能再留了。”张彦祖朝门口走去。

        “张公子!”

        白锦秀一把拉住了他,香软丰盈的身躯,几乎躺靠在了他的身上,还在他耳边吹着气道:“别走好不好,陪我喝两杯嘛~”

        “白夫人,你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张彦祖脸一红,面对如此熟妇,他这个年轻小伙根本扛不住,生理反应都起来了,但还是将她推开,一脸正派的道:“白夫人,你不是在招赘婿么,你让你丈夫陪你喝就行了,何必拉着我这个有妇之夫?”

        “招赘?福云记的生意如今大大好转,已无需招赘,所以,我更得好好的感谢公子,你还是留下来吧?”

        白锦秀风情万种的道,葱白玉指在男人胸口画着圈,这极致妩媚和诱惑的样子,让一旁的丫鬟云秋,都忍不住捂住了脸。

        “算了,真的不行,我回家去了。”

        张彦祖极强的意志力,终究是没有沦陷,他一把用力将她推开,然后逃跑般的离开了,没有犯下错误。

        “你这冤家,我就不值得让你留下片刻么?”

        站在窗边,望着男人匆匆离开的背影,白锦秀的眼里满是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