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在古代养儿防老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县里的白寡妇

第四章 县里的白寡妇

        雪盐成功制取出来了。

        但新的问题又摆在了张彦祖的面前。

        这些雪盐该如何出手,该通过什么渠道全部的销售出去,且要卖出较为理想的价格。

        直接跑到大街上叫卖是不行的。

        或者去那些大户人家门口推销,也只会被轰走。

        只能找一家做食盐销售生意的店铺,进行合作,成为对方的供应商,让对方把雪盐摆在货架上公开销售,自己只要在背后稳定的供货即可。

        只是这样的合作伙伴并不好找。

        雪盐的暴利谁都能看得出来。

        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保持合作关系,还不如想办法把粗盐提纯的技术搞到手,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作为较为弱势没有资本的一方,若遇到贪婪心黑的合作伙伴,一旦操作不慎,张彦祖会被人连皮带骨的吞掉,被搞到家破人亡都有可能。

        慎重。

        选择跟哪家盐商店铺合作,必须慎之又慎,不然就是万丈深渊。

        于是张彦祖又在兰阳县城里逛了一天,四处打听调查了一天,调查清楚了县城内食盐零售商铺的市场情况。

        虽然兰阳县是个上县,户口超过三万,但整个县城内,却主要有四家销售食盐的商号。

        即这四家基本瓜分了整个县的食盐市场。

        分别是陈家的兴旺记、刘家的盛荣记、杨家的永昌记跟白家的福云记。

        这四个商业势力中,实力最强背景最硬的是陈家,所以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

        其次是刘家和杨家,这两家实力稍弱一些,但也不容小觑。

        实力最弱的是白家,虽然白家的福云记内销售的食盐等商品,价格最实惠,且童叟无欺,但占据的市场份额却最小,被排挤到了只剩几家店面的地步。

        原因是白家背后没有什么靠山,且执掌白家福云记的,据说是个女人,还是个寡妇,而女人在商场中,很容易处于弱势,更不用说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社会,就算某个女人有一腔的才华、非凡的能力,但在这样的时代,能发挥出十分之一都算不错,大部分还是只能接受男人给她们安排的命运。

        “为何白家福云记的女老板,不找个男人依靠,这总比她一个女人自己抛头露面的好吧?”张彦祖问一位万事通道。

        “白寡妇当然找过男人,但她是个克夫命,接连三位丈夫都被她克死了,而且她还要求男方入赘,但就她这个情况,谁还敢娶她啊,不要命了?”

        张彦祖点点头,连续死了三个丈夫,虽说有点迷信跟玄学,但肯定不会有人去赌了,就是他也不敢冒这种险。

        虽然他听说那白寡妇珠圆玉润、熟如蜜桃,某部位大如磨盘,是个摄人心魄的极品,不过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轻易招惹。

        不过张彦祖却心里一动,打算去拜访这个白寡妇,跟她谈一谈合作。

        没错。

        在雪盐生意上面,他打算找县里的白寡妇合作,不考虑另三家。

        原因非常简单,在生意场上,千万要避免跟强者合作,尤其是比自己强很多的合作伙伴,对方完全有可能抛弃底线,践踏规则,把你一口吞掉。

        只有找实力较弱的,或比自己更弱势的对象进行合作,安全系数才会更高一些。

        所以他首选跟白寡妇合作。

        于是张彦祖又准备一番,花了点钱,租了身贵气点的衣服,精心打扮了一番,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大家族的公子哥——没办法,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如果不在表面好好装扮下自己,一副穷酸的样子过去,只会被人轻视小觑,在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

        ……

        上午。

        县城,白家公馆,一栋三层的精致木楼,白寡妇居住的地方。

        手里提着两包东西的张彦祖,来到公馆门口,彬彬有礼的对守在门口一容貌清秀的丫鬟道:“这位姑娘,在下张彦祖,请问白老板今日在不在,鄙人想拜访贵老板,不知能否拔冗见在下一面?”

        “你想见我们老板干什么?”丫鬟云秋警惕的看着他问。

        “在下有项商业上的合作,想当面跟白老板谈谈,姑娘能不能帮忙通禀,在下感激不尽。”张彦祖拱了拱手。

        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老板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云秋在心里暗道,不过面前这位公子,斯文有礼,长相俊朗,看起来很是顺眼,居然让她憋住了那些不客气的话。

        反而鬼使神差的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通禀一下,如果夫人不想见你,你就回去吧。”

        “好,谢姑娘帮忙。”张彦祖又拱了拱手。

        丫鬟云秋转身去了楼上,在三楼的一间香闺里,见到正在品着小酒的夫人白锦秀,便汇报道:“夫人,楼下有位公子想见你,说想跟您谈商业上的合作……”

        “合作,什么合作?”白锦秀看着手里的白瓷酒杯问。

        “不知道,他说想跟您当面谈。”云秋道。

        “哦,那人的年龄长相如何?举止言谈如何?”

        “那人年轻俊朗,斯文有礼,穿着贵气,像是出自大户之家的公子。”云秋脸微红的形容道。

        “我知道此人过来的目的了。”

        白锦秀仰头喝了杯酒,丰满的玉体,涌动一阵的波浪,她风情万种的道:“我让人发出的招婿布告,这才过去一天不到,便有人前来面试,我就说,在富贵美色面前,区区克夫命格有何可惧?”

        “夫人,您又打算招赘了?”云秋惊讶的问。

        “哎,这两年福云记的生意越来越差,若有个男人顶在前面,定会好上一些,我一介女流,终究扛不住这么大的家业。”

        白锦秀无奈道,虽然她已经竭尽全力的维持福云记,但供货商们轻视她是女子,供货价格总要高上一些,几家店铺里的掌柜阴奉阳违,难以掌控,加上家族那些贪婪长辈带来的掣肘,让她心力憔悴,难以坚持下去,只想找个靠谱点的肩膀依靠一下。

        “夫人,那楼下那位公子,可否让他上楼,让你见一见么?”

        “可以,带他上来吧。”

        白锦秀点头。

        很快。

        张彦祖跟在丫鬟云秋的身后,踏踏上了楼,直到进入到香闺内,见到了酒桌边这位颇有名气的白寡妇,年龄三十岁左右,正慵懒的半躺在胡床上,衣领口露出大片白腻,成熟丰满到快溢出来的样子,张彦祖脑中冒出一个词汇——尤物。

        难怪她接连克死了三位丈夫,碰到这样的极品,谁的身子骨都吃不消。

        而一眼见到这个男人,白锦秀的媚眼也亮了,当即打起了精神。

        这俊朗帅气的程度,都超过她前面三位丈夫之和了,她居然产生了一丝心动的感觉,甚至忍不住道:“就是你了,后面的不用再看了,这位公子,回去稍稍准备一番,三天后,不,明日就搬过来住吧,你就是我白锦秀选中的新夫君。”

        新夫君?

        张彦祖吃了一惊,连忙摆手:“白老板,在下已经有妻子了,我过来是想跟你谈谈雪盐生意的,你是不是误会了?”

        哗~

        一种极其尴尬的氛围,在房间内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