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神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万丈幽渊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万丈幽渊

        随着云裳和巫族的人被帝江带走,现场就只剩下了任平生一人,不过此时,任平生反倒宽松了许多。

        现在,不会再有任何顾及了。

        境天帝的目光,也重新落回了他身上,冷冷道:“现在剩你一人,如何?还要再反抗么……”

        “剩我一人,不是更好么。”

        任平生抹去嘴角的血迹,这一刹那,身上的逆天八脉气息,又炽燃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了许多人影,紧接着一股天神气息笼罩下来,那些人竟全是神霄天阙的天兵神将。

        “神霄天阙的人也来了……”

        远处各方神界修者都纷纷露出惊色,彼苍仙域是仙庭的地方,神霄天阙这么多人直接闯入,难免引起争端。

        但现在境天帝在此,除非当年的仙庭之主白玉京在,否则也没那个实力与神霄天阙抗衡。

        除了数不尽的天兵神将,还有三位天帝也来了,南方朱天帝玄霄,北方玄天帝,西方幽天帝,唯独不见东方的云瑶。

        “怎么?四个天帝就来了三个,少了一个,我不是很认可。”任平生冷锋一划,四周顿时激起一阵狂风,将神霄天阙那些蠢蠢欲动的人逼得往后一退。

        “拿下。”

        境天帝一声令下,神霄天阙三位天帝,手掌一抬,同时向任平生笼罩下来。

        “呵……”

        任平生发出一声冷笑,就在这一刹那,全身经脉逆转,顿时风云惊变,天地失色,一道道金光从他身上冲起。

        “逆天归元劲!”

        远处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当年烟雨无尘的逆天归元劲,何其恐怖。

        玄霄三人也在这一瞬间变了色,来不及收掌,已被逆天归元劲冲撞上来,胸膛顿时像是被重锤狠狠捶了一下。

        “退下。”

        境天帝瞬间飞至,掌力贯穿天地,一下与任平生的逆天归元劲对峙在了一起。

        强大的力量,逼迫所有人往后退去,九天云层汹涌,金芒四射,众人只能远远看着今日这双帝之争。

        “你这道法身不错,今日,我收下了。”

        任平生猛地将逆天归元劲催至极限,万丈幽渊之下,无数神魔之魂冲了上来,全部凝聚在天逆剑上。

        “第八剑,生死剑——”

        任平生直接施展出了逆天十三剑的第八剑,顿时万里云层翻涌,九天震撼,当初在巫族,他便是以此剑斩灭境天帝的一道神识,今日这一剑,威力更强。

        “天地无我!”

        境天帝手掌一抬,万丈金芒降下,“轰隆隆”一阵巨响,犹似天崩地裂,周围群山顿时裂开无数裂痕。

        任平生的这一剑,竟被他抵挡了下来。

        逆天十三剑,前七剑分别是,第一剑,逆苍穹。第二剑,悲回风。第三剑,沧浪.吟。第四剑,自在天。第五剑,负相思。第六剑,空余恨。第七剑,弃天下。

        后面六剑,几乎是必死之剑,故而第八剑,名为生死剑。第九剑,独孤剑。第十剑,焚心剑。第十一剑,忘却剑。第十二剑,剑剑剑。第十三剑,剑外剑。

        “第九剑,独孤剑——”

        任平生再发一剑,逆天十三剑,一剑更比一剑凶猛,但同时,也是在消耗自身的命元。

        境天帝见状,法身瞬间化作百丈高,双手化出一道结界,“轰”的一声,抵挡住这第九剑。

        整个结界上面,立刻布满了裂痕。

        “第十剑,焚心剑!”

        任平生此时已经是五脏六腑,全身百脉皆承受剑气焚噬,就连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火红的裂纹。

        这一剑斩出,整片天际,都瞬间化作了一片火海。即便境天帝能够承受住这一剑,可他身后那些神霄天阙的人,有一大片都直接被焚为了灰烬。

        远处神界的修者都看得心惊不已,这就是逆天十三剑的恐怖,当年剑帝剑台,前七剑已是无人能挡,何况这后面的逆天六剑?

        后面六剑,任平生从不轻易发出,每发出一剑,自身也必将承受逆天焚噬,但今日,他心里很清楚,就算拼死,也要灭杀境天帝的这一道法身。

        “第十一剑——”

        任平生将第十一剑发出,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灭杀眼前的强敌。

        “轰——”

        境天帝的结界,彻底崩碎,在这一剑之下,法身竟然出现了裂痕。

        “不可能……”

        境天帝不相信,竟有凡人,能够伤到他的法身,这不是元神,也不是神识,而是他的一道法身。

        “剑、剑、剑!”

        转瞬之间,任平生已将第十二剑发出,天地之间顿时剑气蔓延,所过之处,山河黯然,日月无光。

        “噗!”

        由于承受剧烈焚噬,任平生一口鲜血喷出,可仍是将这一剑发出,境天帝被这漫天剑光斩下,法身终于受到重创。

        “还有一剑……”

        任平生身上已经裂开,逆天剑气在他体内乱窜,内脏和经脉也受了损伤,鲜血迸射。

        无尽楼的人也看呆了,他这完全是在以命搏命了。

        境天帝脸色骤然一变,绝对不能让他第十三剑发出!

        “剑外剑——”

        境天帝慢了一步,这最后一剑,终于还是发了出来,整片天空,皆倒影出了天逆剑的影子,六合八荒,无处可逃。

        “砰!”

        任平生最后这一剑斩下去,天逆剑影顿时崩碎了,境天帝的法身,也被这一剑崩碎。

        “呃……”

        这一刻,任平生几乎连站也站不稳了,手一伸,迅速取出几枚沈孤云给的丹药,往嘴里送了去。

        “不惜一切代价,捉拿此人。”

        这是境天帝法身崩碎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而外面的神界修者,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他竟然……灭了境天帝的一道法身?

        “呵……想捉住我,哪有那么容易。”

        任平生早已计算好了一切,此时他已无力再与玄霄等人纠缠,一瞬间,竟往剑帝剑台下面飞了去。

        “他往万丈幽渊去了!”

        众人皆是一惊,终于清醒了过来,万丈幽渊,是神界这些人,唯一不敢去的地方。

        “追!”

        神霄天阙的人,立刻追了下去。

        “烟雨无尘,你杀吾儿,受死吧!”

        就在任平生往下面万丈深渊飞去时,忽然凭空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掌来袭,“砰!”

        任平生猝不及防,被这一掌打中胸口,登时又是一口鲜血涌出,抬头一看,原来是盛家的人。

        周围除了盛家的人,还有另外那十几个家族宗门的人,显然这些人早已埋伏在暗,就等他下来。

        “呵呵,呵呵……”

        任平生满身鲜血,这时,身后的人也追来了。玄霄一剑向他斩来,炽热的剑芒,几乎粉碎一切。

        任平生一瞬间展开自在红尘,“想取我性命?来吧!”话音落下瞬间,他几乎将自在红尘步法施展到了极限,往那万丈幽渊飞了去。

        无尽楼在上面,虽然想来助他,可却被诸天上的修者缠住了。

        很快,任平生已接近底下的幽渊了,越是靠近,越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彻骨寒冷。

        原本这下面是下不来的,但因刚才剑帝剑台的封印已去,再加上刚才的战斗,这里已经能够下来。

        “烟雨无尘,你逃不掉!”

        短短片刻,身后竟有无数人追了下来,任平生心里非常清楚,他今日落在这些人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终于,他来到了万丈幽渊上方,那底下有着一道裂痕,漆黑一片,里面透着一股可怕的气息。

        “他做什么?他难道要跳入幽渊下面吗?那绝无生还可能!”

        上方许多观战的人也惊呆了,幽渊之下,就连神帝都不敢去,下去就是一个死,神格陨落,魂飞魄散的结局。

        任平生已无路可走,只有眼前的幽渊,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追杀上来的人,忽然露出可怕的笑容:“我若不死,归来之日,必将血洗鸿蒙神界。”说罢,一下往那万丈幽渊跳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几道剑光飞来,一下阻挡了他的去路。

        “无相剑境!”

        跟着又是一片剑光飞出,一下竟将所有的人,全部阻挡在了上方。

        云瑶的身影,落在了他的身边。

        “云瑶?你终于出现了么……”

        任平生有些意外,也有些不意外。

        “跟我走。”

        云瑶伸手向他拉来。

        任平生立刻往后退了几步,“跟你走?得了吧,落在你的手里,我还不如落在他们手里。”

        云瑶眉头一皱,美丽的脸庞上,似是起了几分变化。

        “由不得你。”

        最终,只是四个字从她口中道出,然后便是一只手的影子,朝他抓了来。

        任平生再往后一退,同时一瞬间放出鬼门十三针,避开了云瑶的束缚,再往后退,已经来到那幽渊裂痕的附近。

        “别跳!”

        云瑶手一伸,看着他道:“幽渊无底,你若跳下去,又将重新经历一世轮回。”

        “呵呵,呵呵……”

        任平生只是不住的冷笑,然后一步一步,往幽渊裂痕退了去,道:“这一幕,与当年在轮回池,是不是有些相似?师姐……”

        “跟我走。”

        云瑶再次道,然后一步一步逼了上来。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浓雾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他不能跟你走。”

        “谁?”

        云瑶立刻向那浓雾里看去,何人竟能穿过她的无相剑境?

        那浓雾里,慢慢走出来一道身影,那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脸上戴着一张冰冷的朱雀面具。